眼神裡那些純粹,是最值得被保護的一切

0 Comments

      
     
      那天,凝視著車窗外那綠色的深深淺淺,我的心情像車子移動時隨著土地的坑洞而高高低低,那是前往村莊的路上,那時候的我不用站的很高,就可以看得很遠。一路上的猜測、徬徨、接著挖空自己的靈魂,靜靜地感受。這時候,真心覺得這個以一台為單位的交通工具,在純樸的村落,太過於突兀,但我們要去的是距離市區有一段距離的Pro-Hut村莊,如果只靠雙腳的力量,想必會消磨掉大半天的時光。喀!我的思緒跟著停止了, 車門滑動前的聲音,提醒我該離開這充滿冷氣的空間。踩到紅土上了,很真實的感覺,同時伴隨著很真實的熱,我想那是太陽的炙熱,亦是當地居民的熱情。就在那個當下,前些日子的所有疑問一瞬間化解,少了語言要怎麼溝通? 竟在進入村莊的第一天就有了解答,純粹的不像先前的思緒那樣複雜,是微笑。還記得初次對到那陌生的眼,原以為是不知所措的用著剛學會的柬埔寨文,以很台灣味的音調打聲招呼,然而那個當下卻像是熟識許久的朋友,彼此相視後燦爛的一笑,所有剛學會的語言,似乎隨著嘴角快速變化的弧度,被甩到了空中。


      幸虧我還停留在地面,才能夠除去那阻著我更親近地面的二十四號軟墊,赤著雙腳也赤著心的去感受著紅土的砂粒狀;才能夠在課堂進行中,在當地婦女們的眼睛裡,感受到一股又溫柔又堅定的學習動力,全都是為了讓孩子能夠得到更好的教育,母愛的力量用什麼詞形容都不夠貼切,「又平凡又偉大」是我目前覺得勉強貼切的形容;才能夠走在村莊裡,看著孩子們在高腳屋旁追逐嘻笑著,同時在閒話家常的過程中,得知村民們會自製捕魚器放在田邊的小河流,捕獲的魚隻就成為那一根根木頭所組成的木桌上的一道菜餚。



      印象最深刻的還是與孩子們串起的聯繫,看著土地上零散的樹枝,小時候的景象佔據了腦袋的某個小角落,慫恿著我拿起身旁的樹枝,劃下了孩時記憶中線條極度簡單的烏鴉。烏鴉完成後,我還沒有在烏鴉旁點下那經典的三個尷尬點點,一群孩子們在那時靠近了,於是最簡單的線條就這樣連結著我與孩子們,沒有一絲尷尬,我們玩起了我畫你猜的遊戲。雖然我不懂他們說了什麼,但我懂了他們眼神裡那些純粹,是最值得被保護的一切。
                                                      暨大國比系 比比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