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服務學習課程有感 (一)

0 Comments

進入Pro-hut村莊的第二天,女孩們決定要搭乘阿詹老師那輛開了10幾年的老舊皮卡車。幾個人七手八腳地爬上皮卡車後座,談著、笑著,嘰嘰喳喳的好不興奮,長髮隨著談笑輕輕地晃動,年輕亮麗的臉龐滿是青春的光彩。本想出言勸阻,但轉念一想,這也是個難得的體驗,為何我要強行剝奪呢?

車子離開停留處的陰涼後,氣盛的朝陽在毫無遮蔽的皮卡車後座全面入侵,風速漸漸大了起來。女孩們手忙腳亂地努力維持住那漂亮柔順的髮型,興奮的表情稍稍減退了些。當車子終於脫離市區那紛亂、慢速的交通進入通往泰國邊界的六號公路後,阿詹老師加重了油門,車速提升到了5、60公里,風速到了迎面呼吸都有些難度的時候,髮型應該已不是主要的考量因素了吧?果然,此時女孩們已放棄再整理頭髮,挫折地坐在皮卡車後座,低著頭、閉著眼,放手讓自由奔放的風神以及朝氣蓬勃的阿波羅擔任起他們的臨時髮型造型師。

我想,也許此時他們已體會到,影片中浪漫唯美熱血青春的畫面,放到真實生活中可能又是另一番景緻吧!然而,也許正是這種貨真價實的狼狽經驗,才是能讓他們在回歸到學校的日常後,大聲無憾地向其他同學訴說的、屬於他們的獨一無二的花樣年華!

我們這次旅程的主軸是學生國際志工服務學習課程,所參與的國際志工服務組織是『台灣兒童健康暨身心發展協會』(CSI-TAIWAN),協助服務的項目是協會所推動的『柬埔寨村莊兒童健康計畫』。服務地點是在以世界遺產—吳哥窟聞名的柬埔寨暹粒市西北方約30公里的Pro-hut村莊。在進入村莊的三天中,充當我們的司機,陪著我們進出Pro-hut,本身為泰國人且已經70幾歲的阿詹老師,則是暹粒市當地長期與CSI-TAIWAN合作,致力於文盲教育的非政府組織—KAKO的負責人。

Pro-hut是一個住著82戶人家,擁有約370名人口的貧窮聚落。從六號公路轉入通往Pro-hut村莊還要幾公里的路程,沿途全為起伏不平的黃土路,路兩旁是開闊連綿的乾季休耕田。光禿的土地上,乾瘦如柴的牛隻三三兩兩地低頭覓食,田埂間則點綴些高高低低的樹叢,其中最具風味的是有柬埔寨國寶樹之稱的棕糖樹。高瘦筆直的枝幹在頂部撐起宛如一團煙火的枝葉,團團枝葉在空中搖曳擺動,樹叢下偶而的一、二戶高架屋人家,呈現出一片熱帶景緻的婆娑風味。彥慶老師告訴我,這片土地在雨季時全被雨水淹沒,外人要進到村莊或者村民們要到外面,都得靠船隻往來。啊,我彷彿看到往昔靜靜躺著的熱帶季風雨掙脫了地理課本的文字束縛,在這片廣袤的大地上豪邁瀟灑地展現了它真正的氣勢與磅礡。

Pro-hut村內多數人家住在以棕櫚樹建材搭建的高腳屋,較為貧困的以棕櫚樹葉編製為牆,有幾戶稍微富裕的就以較為現代化的水泥磚瓦為牆。村內沒有任何柏油鋪設的馬路,沒有自來水設備,沒有醫療機構,沒有公共教育體系。高架屋內沒有沖水馬桶、沒有冰箱、沒有冷氣、沒有洗衣機,沒有我們習以為常的現代化電器設備,僅有一台小電視機提供晚間娛樂以及幾顆燈泡慘淡地維繫著一家的夜晚照明。每戶每日能負擔的消費金額約2塊美金,村中經濟除了以務農為主外,村民有時還會到暹粒市擔任建築工,一天的薪資約7到8塊美金。家中經濟較好的,一個月的收入可以到達250—350美金,較差的就只有約100多塊美金。就在這種這個缺、那個沒的基礎上,村民們以略為靦腆的笑容、誠樸的態度歡迎我們的到來。甚至允許我們這些才第一次見面的異鄉陌客進入他們的家,對他們的家庭狀況進行訪談。
(未完待續~)

惠文高中地理科教師 吳舜惠

乾季的休耕田
乾季的休耕田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