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之不去的疫情,延遲了班機,也延期實習計畫一年。在CSI辦公室工作二年後,有機會進入田野實習,瞭解台灣資源如何被應用,參與柬埔寨兒童發展田野,是CSI的用心培力,也是我期待已久的學習機會。

CSI重要的田野夥伴組織—KAKO,位於柬埔寨暹粒。辦公室簡單樸實,三位計畫助理Kunthy、Ren、Ly,由執行長Sino與顧問兼計畫負責人Ajan領隊執行田野工作。Sino與Ajan是KAKO共同創辦人,曾在許多國際性組織服務,具有厚實的發展工作經驗。KAKO成立至今逾20年,Sino與Ajan持續帶領組織在國際發展與合作中,為柬埔寨社群發展服務,如同KAKO全名Khmer Akphiwat Khmer Organization,意指Cambodian develop Cambodian/Cambodia。KAKO不只是提供支持與幫助,而是協助柬埔寨人/柬埔寨發展得更好。

簡單樸質的KAKO辦公室,透露出KAKO田野工作的務實與真誠。
第一次與KAKO進入田野,與村莊村民一起工作。由Ajan帶領,引導我認識與浸潤柬埔寨村莊發展脈絡。

在疫情期間,暹粒—著名吳哥窟所在地,來自國內外的觀光人潮銳減,導致各類店家、產業紛紛倒閉,許多人失業無以維生。疫情嚴重時,封城、封村更是加重人民的生存困境,KAKO曾幾次短暫關閉幼兒園、圖書館、豆漿等計畫,配合防疫措施;但不曾停止在主要道路與封閉村莊交界處,分批發放必要物資給助學生,儘管學校停課,仍持續照顧學生。

15公斤重的米,學生就這樣載著回家了,是持續上學的機會重量。
縱使疫情封村,也從未停止的助學計畫。 每月提供必要物資給予學生,如:米、蛋、麵包。

常態性的兒童相關發展計畫無法實施,疫情產生的新需求與困境,卻快得讓人無法防範。在Pro Hut封村時,村子出現幾戶貼著照片的空屋,因為無能繳交高利率的貸款利息而被私人銀行奪走土地與房子,家長逃跑了,孩子委請親戚照顧,但沒有了上學的機會,需要開始工作承擔家計。每個家戶都不好過,缺米、缺錢等,只能相互分享物資,彼此幫忙度過難關。生存的壓力比以往都大,兒童的發展又更難顧及了。

泰國疫情時封城,村民在泰國回不來,也找不到工作機會,無法歸還利息與貸款,失去了房子與土地,逃離了家園,兒童也停止了學習。
年息14.4%的利息,複雜的計算方式。
不黯金錢規劃與管理的村民,時常被貸款壓的無法喘息。私人銀行人員以各種話數說服村民貸款,受貧窮困擾的村莊幾乎每戶都借貸狀況。
疫情後,再也無法讓村民居住的房子。

柬埔寨疫情目前逐漸趨緩,各項兒童計畫開始正常運作,但是疫情影響村莊與兒童發展的程度程度,可能非一時半刻可以評估瞭解的。

我有機會憑藉著在KAKO的田野實習與CSI-TAIWAN交付的任務:村莊家戶問卷調查、幼兒園教師問卷、共讀計畫成果報告與未來計畫討論、水質檢測、營養計畫追蹤、助學計畫追蹤、彼得潘計畫追蹤等,期望能跟隨KAKO一同在田野中看建兒童的需求,以及學習CSI-TAIWAN的專業方法,共同找尋讓柬埔寨社群變得更好的方法。

誠摯邀請您們一起關注柬埔寨的兒童發展需求!不讓疫情阻礙兒童未來。

|支持CSI-TAIWAN的各項計劃:|
https://www.csitaiwan.org/donation/

衷心感謝CSI-TAIWAN的培力與支持海外田野參與機會,讓我對工作有更強烈的理解與使命。

行政秘書 廖元瑜

村莊幼兒園,是支持兒童發展的重要場域。 其中的理念與價值,內容精時到可以再寫一篇了,會再與大家分享田野紀實。
Ren是CSI-TAIWAN的對口夥伴,熟知村莊的大小事,與兒童合作也很有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