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者

0 Comments

這天晚上,他繼續讀著2018年全球營養報告。報告寫著:”當今世界營養形勢嚴峻,全球營養目標進展緩慢,甚至出現了退步。目前20億人口缺乏關鍵的微量元素,如鐵和維生素A。1.55億兒童生長遲緩 (stunt)。5200萬兒童極度營養不良 (wasted)。更有88% 的國家負擔沉重,面臨兩種或三種形式的營養不良。若不改變這狀況,全球永續發展的17項目標(SDGs)都將成為空談。。。” 想起不知已是第幾次從落後國度CA3460回到台灣。因為他和全球許多非營利組織的不斷努力,現在CA3460討小費的海關人員變少了,機場和市容也更現代感。這是個正在進步的國家,他很滿意。

突然間,腦又一股如被電流鑽過的痛楚,就像那日淋浴之際第一次出現一般。發作時會出現暫時失憶,CA3460瞬間變的如此陌生,彷彿從未去過。近來這樣的狀況越發頻繁。他從未發現,半年來,合作的國立CN大學教授CIH,在每次見面時,都在水杯中放入一顆 “悠美樂蒂”,一種迷幻藥的解毒劑。
這次痛的時間特別長,長到時間像是停止了。他的胸口有做嘔感。腦子竟清楚浮出每每在CA3460,從村莊回到四星飯店時,找間咖啡店,優閒喝著冰美式、看書的景象。只是在接近停滯的畫面流動中,他注意到周遭的人都在偷偷瞄他,帶著詭異的微笑。

這是楚門的世界!!

這幾年出入CA3460機場時,牆上原來不斷的噴出霧化迷幻藥D。這國度的獨裁者H,以暴力、貪腐剝削子民。H強迫村民扮演永遠的可憐人,同時在城市提供廉價的異國情調,讓做夢者上癮,前仆後繼的來。他突然明白,年華老去的當地伙伴,雙眼為何如此悲涼。在這被咀咒的國度,與村民同在的伙伴只能無言。他似也看清,這國度大肆宣傳愛滋防治成功的訊息,是為了掩蓋在其他公衛和人權上的不堪成果。

痛楚過後,他覺得很懊惱,甚至有點鄙視自己。他從沒了解那村莊,到底是什麼樣的地方 ? 夜晚,白天陪他歡笑、住在高腳屋的人們,到底是如何擠在地板過夜?皎潔的月是如何掛在那的天上 ? 村民如何洗澡,幾時時起床工作? 怎樣刷牙? 他全然無知。

世界人權宣言第一條: 人皆生而自由;在尊嚴及權利上均各平等。人各賦有理性良知,誠應和睦相處,情同手足。All human beings are born free and equal in dignity and rights. They are endowed with reason and conscience and should act towards one another in a spirit of brotherhood.

他以為自己清醒了,其實不然。此時只是結束了迷幻藥創造的夢中夢。夢仍在他的腦繼續上演中。這世界上有群人,被稱為做夢者。現實和夢同時在他們的腦中運作,各式各樣夢境會創造出種族、飢餓、資本壟斷貧富不均氣候變遷性別歧視等問題。這些不會終止的夢境,不斷驅使做夢者行動來獲得滿足,至死方休。

    
     近期基礎醫學的研究,已揭露這其實是一種傳染病。病毒SBRS藉由重新修飾人類的表觀基因,改變被感染者的思想,導致千百年演化出的幸福感消失殆盡。目前世界衛生組織已將SBRS列入一級危險的致病源。

         
     特別的是,SBRS傳染的媒介是閱讀和思考,如同你現在正在做的事情 ~~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