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阪人權博物館 Osaka Human Rights Museum

0 Comments

人權,是臺灣兒童健康暨身心發展協會的信念基礎。咱鄰近日本大阪有一人權博物館,座落在不太起眼也不太好找的周邊住宅區中。博物館實際只有一個樓層為展示區,其餘為上課或會議空間。這個民間成立的博物館,曾因營運經費不足面臨關閉的危機,目前由募款及門票收入等繼續堅持營運中。2019.05,我騎著腳踏車,汗流浹背終於找到它,進入這讓我驚艷之處。

騎腳踏車至博物館

在展示區的一角,博物館先介紹了三代人權的發展。17-18世紀西方世界產生的第一代人權為個人人權(自由權)。意指在國家中,人擁有參政及自由活動等權利。隨後因19世紀的工業化 (產生企業或組織的剝削),轉為爭取社會人權(第二代人權)。要求政府需照顧弱勢族群的生活,而人在社會中需有生存、工作、教育、組織工會、社會保險等權利。最後在第二次大戰後,第三代人權(國際人權)進一步延伸到世界勞工權利、環境生態權、族群生存自治權、醫療衛生權、弱勢族群權等新的人權形式。(1948年12月10日法國巴黎 [世界人權宣言])

而,什麼樣的"人"擁有人權?由人權博物館所紀錄在日本的人權事件,看來至少是脫離母體後的新生兒。(我想胎兒的權利是依附在母親的人權上?)

隨著博物館的安排,一起來看看日本在人權的歷史中曾發生的重要事件。

勞動:因為性別,外籍勞工擠壓了本地工作及年齡產生了工作權不平等的狀況。展覽區中的圖表清楚的告知不同性別在不同工作的比例及薪資(逐年),外籍勞工對本地勞工的影響和對策。並且列出了政府在法律條文上的修訂如何因應這些問題。

呼吸器依賴者的生活權: 因為醫學的進步,呼吸器依賴病患得以存活且可思考學習(然大部份是癱瘓狀態)。為了爭取這些患者的公車權,上課權,公共空間使用權,日本進行了長時間法規上修訂。致使目前在公共設施,教育制度及公車的設計上都將這些公民的特殊需求列入。

HIV感染藥害事件: 因為未採用適當的消毒方式,大阪及東京於1980年代有1-2千血友病患者因為輸了血液製品而感染HIV。未了明白真象和讓重要文公佈,這些受感染者進行了長時間的權利爭取。The tainted blood scandal事實上是一件國際上重要且不能忘記的藥害事件,迫使許多國家的醫藥管理制度做了改革。在日本這些患者最後向國家衛生單位主管及血液製品公司提出告訴。在博物館中,特別展出一位有藝術天分卻因而早逝的青年,提醒大家莫忘這件事件的傷害。

公害:水俁病(水銀中毒分第一及第二型),痛痛病(鎘中毒)、與四日市哮喘(空污,硫化物)並列為日本四大公害病。這是1956年左右於熊本縣水俁市的汞污染事件(工廠任意排放廢水)。水俁病患者會有手足麻痺、步行困難、運動障礙、失智、聽力及言語障礙等症狀;嚴重者甚至會引發例如痙攣、神經錯亂,最後死亡。孕婦和胎兒也會受到影響,而至今仍未有治療方法。請求損害賠償的訴訟仍在日本全國各地的裁判所持續進行中(https://www.storm.mg/article/434394)。原田正純醫師 (熊本大學醫學部),是在水俁病研究及公害人權爭取上不遺餘力的重要人士。水俁病的歷史不由讓人聯想到台灣的烏腳病(砷中毒)。雖然烏腳病並非公害事件,但在公共衛生的成就上讓人驕傲。也憶起如王金河,陳拱北,謝緯醫師等令人敬佩的台灣前輩學者。

漢生病病患(痲瘋)的人權問題:台灣的樂生療養院(1930)就是在日據時期與內地相同政策下的時代產物。戰後1960 年代世界衛生組織因麻風桿菌(Mycobacterium leprae)的低致病率(不到10%)及高治癒率,作出停止隔離的建議。但日本政府一直到1996年才廢止隔離法。且在日本亦有即便已知此屬傳染而非遺傳疾病,卻要求患者節育(結紮手術)的人權侵犯。在2000年左右日本的漢生病患者開始要求平反他們所失去的人權(社會生存權),逼迫政府承認犯下的錯誤及要求賠償。反觀二戰後的中華民國政府,亦延續日據時代的隔離政策許久,對於這些台灣的漢生病病,我們是否也誠心弭補了曾造成的傷害 ? (http://myweb.fcu.edu.tw/~hlchang/published/hansen091101.pdf

部落歧視(被差別部落):離開了博物館進行文獻探究後,我才明白部落歧視的意思及在其在日本的重要性。在現今日本的社會,人們仍會因為祖先曾屬於社會中被歧視的階級(非人穢多)而在生活中受到工作權或社會福利等的歧視及人權剝奪。日本的人權工作者,仍不斷的在這個人權議題上舉辦活動及教育社會大眾。(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339128),(https://youtu.be/TqRMVdVtoss

除了以上,博物館亦觸及了極度低體重早產兒 (ELBW),難民,遊民,兒童虐待及同婚(多元成家)的人權議題。

在這博物館中有一個很小的體驗區,教育了民眾在日常生活的大小事,如何讓每個"人"都有同樣便利的生活。例如在牛奶盒上開口的對角做切跡讓視盲者分辨,在可樂鋁罐上拉環做突起記號等。

人人知道開口的盒子

因為館內不允許照相,因此無法提供給CSI-TAIWAN朋友們照片。

我們的土地上也正進行著許多相同或不同的人權議題(如二二八,白色恐怖的人權平反),然我們是否已有足夠的人權素養來思考這些問題?。也許我們得學習把眼光放到對的方向上(不論是東方或西方的哲學思考),去努力人類的的永續未來。

彰化基督教醫院兒童過敏免疫風濕科 高峻凱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