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hut 村村長田野訪談

0 Comments

Lam Gai,今年47歲,現任Prohut村村長; 出生後不久,經歷1970年代赤柬政權隨即統治了柬埔寨,因此他在小學五年級時就被迫休學,再也沒機會接受其他教育。Lam Gai 年輕時是曾擔任村莊警察一職,從來,都沒有到暹粒市區工作; 因為他熱心,後來當上秘書,高度致力村內的大小事,獲得村民給他很大的肯定與鼓勵,而後在一次村莊集會中,大家舉手投票選擇Lam Gai作為他們的村長,主要工作內容就是在處理與協調村子事務,還包含要處理村內家庭問題與糾紛,一直到現在,已經四年。(備註:村長是由村民所決定,如果村民覺得要換就換,所以沒有一定的任期,且村長薪水由柬政府所發放。)
擔任村長後,他發現這個職位其實並不如想像中簡單,經歷了不少挑戰,其中最令他煩惱的是:村裡的長者有時會不聽從他的指示,且不太願意接受新的觀念與想法。Lam Gai 常希望能減少這類性質的衝突,也期待自己跟村民們的關係能更緊密,因此,他常召集所有長者或反對的村民開會,透過溝通讓彼此的想法達到共識,也希望能把自己的想法好好傳達給村民。
隨著當上村長的時間越來越久,Lam Gai 逐漸希望能為村子帶來改變,而不只是單純地維持村莊現狀,他希望他們的村莊能一直不斷地進步下去。非常幸運的是,有一天,Lam Gai在鄉長辦公室(鄉長是五年一任選舉而來,比村長階級大)時碰巧遇到KAKO的執行長阿詹,與阿詹聊了一會兒後,Lam Gai村長得知阿詹是NGO的人員,他也明白村民們因為普遍貧窮以及不識字,是村民不了解或不聽從指示或造成糾紛等問題息息相關,而KAKO的計畫資源這他認為是村莊孩子們所需要的資源,期待藉由鼓勵學童早期教育,來讓翻轉村子,讓未來能有機會變得更好。就這樣,Prohut村成為KAKO接受獎學金與相關資源的諸多貧窮村莊之一,Lam Gai村長逐漸將NGO的協助帶入村子裡,村子裡的生活水準也慢慢地改善。Lam Gai村長還讓懂得一些柬文的村民去教導不識字的村民,希望慢慢能提升村子的知識水準。而如今村莊內已經有一些人在村長的努力下得以到學校接受教育了。
目前村莊現況是年輕男子,多數會跑到市區工作,少數有外語能力者例如英語或是華語,才有可能會找到薪水比較好的工作(例如金融業或翻譯或服務業),其餘多半是在城市當建築工人打零工。少數人也會到鄰近的泰國工作。少數人會留在村莊農耕,休耕時,才到市區去打零工。所以村莊多數看到都是女人和小孩。村民女性多在16歲結婚,男性多在20歲左右結婚。過去家庭多數會生6~10個孩子,現在多數會有3~5個孩子。而村子裡常到很多剪極短頭髮的老太太,他們多半是因為宗教修行因素,帶髮修行,常會到寺廟去服務。有些家裡很窮的或無法扶養的小孩,也會被家人送到寺廟當和尚,一方面是求得溫飽,另外也可接受到教育。這個村莊有設置的廟不多,附近只有兩家。平常村民要吃魚肉就在多在村子河溝捕魚,其他東西會到村子附近在地市集購買。在吳哥市區那些漂亮商店他們是不會去,因為那都太昂貴是賣給觀光客的。還有一項讓我們佩服的貢獻是,自從Lam Gai村長接觸村外的機會增多後,他對各方面的觀念也逐漸有了新的見解,而他也希望能向村民分享他的領悟,其中包括了性別平等的觀念。以前,村子裡只有男生可以受教育,女生必須待在家中幫忙,而如今,Lam Gai村長的兒女成了打破傳統重男輕女的最佳典範,村長有四個小孩,大二子和二兒子都有國中學歷,小兒子在金邊擔任醫生一職,而女兒則成為NGO的一員,在當地有高於一般傳統水準的收入,Lam Gai村長的範例,逐漸讓村民們接受應以能力來衡量一個人,而非性別的新觀念,也證明接受教育是可翻身改變的方式之一。
這三年政府把電線拉近村莊,有些村民也會用灶生火,夏天還是常常淹水,也常常會有因為大雨損壞,但他覺得現在的村莊已經穩定了許多,Pro-hut裡的小孩們逐漸得到充足的教育和各方面的支持(NGO的醫療資源等)。 雖然目前Lam Gai村長還不能確定村子能否在沒有NGO的支持下繼續經,但他正逐漸實現他的夢想,他的初衷。                                                                                                         

2018.01惠文高中
潘阜承
楊彥霆
黃祉毓

Categories: